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风电产业或回暖能源局许诺3年内解决弃风难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5-17 01:31:17

AI大数据将渗透移动客服易到三位一体客服
微软Windows现高危漏洞
Win10统一还不够微软要打破与安卓iO

10月16日,国际能源署在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发钟南山:医改七年,我并不满意
布了 2013版全球风电路线图 ,进一步调高了对风电投资的预期。这个能源产业的国际组织相信,至2050年,全球风电产业的投资总额将帮女童找家长被殴 随后孩子父母向两位好心人道了歉
到达5万亿美元,年均投资额高达1700亿美元。

在同一场合,国家能源局首度列出了解决弃风限电(在可以发电的情况下,暂停风电机组)的时间表。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承诺,将通过电力系统改革、优化风电开发布局及加强风电检测与评价等方法,在两三年之内基本解决弃风限电顽疾。

作为具有操作性的手段,由国家能源局牵头制定的《可再生能源配额管理办法》及《促进风电产业健康发展若干意见》行将发布。

与此同时,风电龙头企业的订单及财务报表逐步好转,业界普遍预期,两三年后风电或将重新进入快速发展路径。

国际能源署上调预期

年均投资额达1700亿美元。

尽管处于风电低迷期,但时隔四年,国际能源署发现其在2009年制定的 全球风电路线图 仍旧过于守旧。

10月16日,国际能源署主席Paolo Frank表示,在今后的近40年中,全球风电装机容量将每一年新增60GW(2013年-2020年)、90GW(2020年-2030年)和104GW(2030年-2050年),与此相对应的风电年均投资额将高达1700亿美元,总额到达5万亿美元,其中1.5万亿美元来自中国市场。

Paolo Frank在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修订了此前预期。据悉,2009年版的 风电路线图 预计,全球每年新增风电装机容量为47GW,年均投资额仅为810亿美元,比新版本低了一半多。

我们低估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速度,尤其是中国及非OECD国家。 Paolo Frank向本报坦承: 非OECD国家的占比将超过50%。

国际能源署显然没有充分估计到2008年至2013年的显著变化。五年间,得益于中国(75GW)、美国(60GW)、德国(31GW)的高速增长,世界风电的总装机容量翻了一番,达到300GW,三国总和占比则接近世界的60%。

全球风能理事会秘书长Steve Sawyer曾批评国际能源署与业界沟通过少、信息不全。 目前的路线图更加切合实际。 Steve Sawyer称。

随着装机容量目标的上调,国际能源署同时修订了风力发电占总发电量的比例。

Paolo Frank表示,到2050年,风力发电占全球电力供应的15%-18%,而2009年的预期为12%。届时,全球风电装机容量将到达2300GW至2800GW,每年减排二氧化碳48亿吨当量。Paolo Frank称,除风电成本下落速度及电接入可能会延长这一计划外,完成上述目标不存在实质性的障碍。

可能延迟风电发展的因素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本钱,但国际能源署对此也表示乐观。

以中国为例,国产风电机组的平均价格从2007年的6000元/千瓦下降至目前的4000元/千瓦,加之安装成本的下降,其总成本已降低了50%。基于过去5年的经验,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50年,陆上风电本钱将继续下降25%,海上风电成本下降45%,下降幅度超过此前预期的23%。

但成本的下落不代表风电能够获得与传统化石能源同等的竞争力, Paolo Frank表示, 除非将环境及排放二氧化碳的本钱反映到市场当中。 目前,风电生产的平均成本在美元, 风电仍需补贴和税收等政策的支持。

但在国际能源署更加趋于乐观的 2013版全球风电路线图 中也不无耽忧,Paolo Frank表示,由于技术、成本、政策的不确定性偏多,海上风电的发展前景仍不清晰。

事实上,发展海上风电的国家主要集中在欧洲,欧洲国家面积大多很小,陆上风电空间有限,海上风电极具潜力,类似的国家还包括日本。但由于欧洲经济疲软,不利于安装大规模成本高昂的海上风电。

不过,最令Paolo Frank沮丧的是风电的实际电量。

截至目前,风力发电占电力供应的比例仅为2.5%,中国的这一比例更低,仅有将近2%,受制于并消纳,2011年中国弃风限电100多亿千瓦时,2012年则进一步攀升至200亿千瓦时。

丹麦的风电占比30%,葡萄牙为20%,西班牙为18%,德国曾在一个晴朗的周日,电力供应的100%来自风电。几国的经验说明,这并非技术障碍。 Paolo Frank告知本报: 这需要增加电力系统的灵活性、更好地发挥市场功能及观念的转变。

三年内解决中国弃风限电?

电力改革目标是实现风电优先上及全额收购。

事实上,国际能源署担忧的问题已成为困扰中国风电产业发展的头号顽疾。就天舟一号运抵文昌 计划于4月中下旬由长征七号火箭发射升空
在同一场合,国家能源局首次对 弃风限电 顽疾列出解决时间表。

10月16日,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在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表示,将在两三年内基本解决弃风限电问题。

自2010年起,弃风限电成为中国风电发展的最大障碍。据中国风能协会统计,2011年中国损失了本该发出的100亿千瓦时风电,这一数字在2012年翻了一番,达到200亿千瓦时,相当于损失100亿元,按目前1千克标准煤发3度电的水平,200亿度电等于浪费了670万吨煤,为此不得不额外承受高达200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

弃风限电带来的损失直接体现在风电投资商的报表中,2012年,龙源电力限电量达到26亿度,损失了13亿元的利润,而龙源电力的限电比例在行业中处于偏低水平。

王骏称,国家能源局将通过电力系统改革、优化风电开发布局及加强风电检测与评价解决这1难题。

在王骏看来,电力系统改革的目标是实现风电优先上及全额收购。但这一举措需要重新修改《可再生能源法》。

2005年我国颁布实施《可再生能源法》规定,可再生能源须全额收购,但2007年修改后的《可再生能源法》更改了上述规定,将全额收购改为全额 保障性 收购。

这就为弃风限电留下了可操作的空间。 龙源电力总工程师杨校生告诉本报。

与修改《可再生能源法》相比,国家能源局更加寄希望于由其牵头制定的《可再生能源配额管理办法》,目的在于以制度规定保障可再生能源的并比例。据悉,《可再生能源配额管理办法》将全国按省分为4类,每一类地区规定不同的消纳比例。

但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称,该办法今年能否出台目前仍不确定。

在国家能源局层面可以操作的解决方案还包括优化风电开发布局。

今后向我国的中部、东部及南方地区倾斜, 王骏说, 低风速技术的发展使之成为可能,并造就了风电增长的新途径。

史立山称,今后国家能源局将要制定一套办法,对不同的厂家、不同的技术、不同的资源进行长时间监测,不断地推出对产业的评价的一些指标。

据悉,国家能源局已制定完成《促进风电产业健康发展若干意见》,国务院在10月16日进行了审议程序,批准后将于近期下发,政策扶持力度与光伏保持一致。此前国家能源局已完成上半年风电产业发展情况的调研工作。预计到今年底,风电总装机规模将超过7500万千瓦,总发电量将达1400亿千瓦时。

而龙头企业对风电产业强劲复苏的感受更加明显。

中国最大的风电投资商龙源电力2013年上半年事迹显示,其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同比增长15%;排名第一的整机制造商金风科技上半年净利润超过1亿元,同比增长28%;芬兰变流器及发电机供应商斯维奇的定单比去年增加了一倍多。业界普遍预期,风电产业将在两年后重归快速发展。

不过,王骏对电力体制改革的进程不无担忧,他告诉本报: 更深层次的电力系统改革仍未见有实质性动作。

孩子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回事
孩子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回事
孩子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回事

相关推荐